欢迎光临~红鹰基金
  咨询电话:028-63916838

行业资讯

红鹰基金:新能源风劲而潮涌,碳中和任重而道远

      交通运输是社会发展的血脉,根据IEA数据,2018年中国交通运输碳排放占社会总碳排放比重达9.7%,较1990年提升5个百分点。随着人均GDP增长,我们预测2060年交通运输周转量会翻倍,未来交通运输碳排放压力较大。另外我们测算2021年交通运输“绿色溢价”(即用新能源较用化石燃料的成本增加比例)为68%,对应零碳排成本(即用新能源较用化石燃料的成本差异绝对值)约2.7万亿元,脱碳成本高、难度大,如何解题?交通运输碳中和需要技术+政策的共同驱动。

      绿色交通=更清洁的能源 + 更高效的能耗。清洁能源是治本之法,节能减排是辅助之道。中性假设下(详见正文具体假设),我们预测交通运输会在2030年碳达峰,峰值13.3亿吨,2060年难以实现碳中和,碳排放预计约为2.6亿吨,较2019年下降77%。分子行业来看:我们认为乘用车实现碳中和的技术路径较为清晰,中国在锂电领域的优势将有望带动中国乘用车行业实现绿色的弯道超车;公路货运(商用车)将会通过电动中轻微卡+燃料电池重卡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铁路是比较确定可以通过电气化脱碳的行业;而航空和航运实现碳中和难度更大,更加依赖技术进步,我们预计到2060年航空和航运的碳排放分别为2.3亿吨/2,900万吨。

      除了技术,交运碳中和也要政策驱动:1)上游新能源环节,需要产业政策推广燃料电池应用,加强锂电池的生命周期管理等;2)中游制造商环节,需要政策引导技术路线(如更优质的新能源车)、提倡创新模式(如车电分离)等;3)下游应用环节,需要政策引导市场需求(如能源补贴)、解决用户痛点(如充电/加氢站)等。

      在技术和政策的驱动下,我们测算2030/2060年交通运输“绿色溢价”均为2%,对应的零碳排成本为897/701亿元,较2021年下降约97%,说明减排路径有一定的有效性。

      回归投资逻辑,我们认为可围绕以下主线去筛选标的:1)新能源龙头企业;2)造车新势力、先发的整车厂商和智能汽车供应链;3)低碳运输出行方式;4)提升交运效率的科技企业。

在线客服
展开